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正文

黄志伟陶艺技法赏析丨韵律的线塑

时间:2018-11-30 19:32:45    吉祥坊网址:吉祥坊国际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作者:陶文


  流畅的线条,时光的指纹。


  在灵动的泥条之中,聆听大师的故事。


  一扫连续的阴雨天气,迎来灿烂朝阳,让人精神振奋。


  有个构思一直在脑海中,想写一篇与黄志伟大师的“陶艺与线塑技法”相关的文章。


  线条是构成黄志伟大师陶艺作品的重要元素。大师的陶艺“线塑”技法犹如中国画里的”十八描“,或柔和,或跳跃,或张扬,或沉稳,带着廓形的秘密,传递情感的温度,这就是线条的力量。有限的简单的线条,是可以构画出无限、自由、丰富的生命情感世界。这便是线条美的最高形式――有意味的形式。也正是大师毕生探索和追求的境界。

  


  “线塑”是一种融合传统中国画“十八描”画工的陶瓷创作手法,线面结合工意交融,以表现作品的主题神韵。中国雕塑界泰斗潘鹤对此评价“继传统,开前卫”。“十八描”指的是中国画绘画技法中的一种,主要用于刻画古代人物衣服褶皱的各种描法,清代王瀛将其总结为高古游丝描、琴弦描、铁线描、混描、曹衣描、钉头鼠尾描、橛头描、马蝗描、柳叶描、橄榄描、枣核描、折芦描、竹叶描、战笔水纹描、减笔描、枯柴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等18种。而黄志伟的“线塑”技法,就是尝试将“十八描”融入到石湾陶艺的创作中,但线条并不是来自于笔墨,而是用手搓捏而成的兼工带意的泥条,以泥条作为线条粘捺于胚体的块面结构之中,“以线塑面、以线塑形、以线塑神”,特色造型豪放,神韵生动。

  中国人对线条的认识和艺术实践历史悠久。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一再强调水墨为主,设色为次的观点:“得其形似而无气韵,具其彩色,而失笔法。”“无线者非画也。”就是说,画线造形意在充分表现骨法气韵。历代的书画家喜爱有生动形象的比喻或例证来阐发线条的意义和作用。唐代画家吴道子就曾请将军为他舞剑,启发了他以线造型的灵感与丰富的想象力。人们赞扬吴道子的人物画,用“吴带当风”来形容,唐以来所推崇的画风“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的说法,以及所谓的“铁线描”、“兰叶描”是对线条所造成的绘画的雕塑感和飘逸洒脱的动态美生动的概括。

  


  1956年7月,著名画家张大千在法国巴黎会见了西方画坛泰斗毕加索。毕加索毫不犹豫地说:在这个世界谈艺术,第一个是中国。他赞美道:“中国画真是神奇。齐白石先生画水中的鱼,没有一点颜色,用一根线画水,却使人看到了江河,嗅到了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奇迹!有些画看上去一无所有,其实却包含着一切。”一语道出,绘画中的线条形式简单却有丰富的内蕴。东方的绘画艺术是线的延伸,线的运动,展示着生命情感世界。中国画重视线条之美,黄志伟大师在他的陶艺作品中同样重视并运用线条与作品的融合!他作品中的泥条抚摩着肉体,显露着凹凸,突出轮廓以把握坚固实体感觉。

  


  “所谓线条意味着行而上的“道”或表现主观与客观统一概括艺术形象。简言之,国画线条具有创造艺术美的巨大功能。”黄志伟大师抓住中国画当中线条具有表现物体最直接,最明确,也是最富有概括力的特性,运用到自己的陶艺作品当中,用泥条代替绘画中的线条,提升自己的陶艺作品的表现力和高度。作品原作《包容》通过泥条的起伏,流动,通过泥条的粗细,柔硬的变化,一只带有包容意义夸张拉长的手,从一堆象征人类偏见,私心,狭隘,邪念,斗争思想,长短粗细不一的泥条身体中伸出,突出人与人之间相互包容社会才会进步。这些泥条也标出了一个空间的界限,同时也表现时间的流动。大师的感觉和情愫,也随着这种流动而凝聚在一件件作品上。《包容》这件作品也得到现代陶艺家,曾策划石湾国际陶艺研讨会的李见深先生赞许,认为作品既具有传统风味,也体现现代审美意识。

  


  2008年,作品《包容》被中国工艺美术馆永久收藏。

  线条中的画面美,集中展露在大师的每一件作品之中。它要求大师在表现作品的主题、审美效果和三维空间时,能有机地把线条排列在恰当的位置,使作品局部和整体完美协调,形成极具艺术冲击感染力。黄志伟大师的作品《超脱》则以飘洒流畅的线,自由组织,暗示物象骨格,气势与动向。以一个道行高深的罗汉造型,表现现代人通过不断努力,逐渐升华到一种新境界的超然神态瞬间。一道道泥条的笔走龙蛇,界出了无限空间和意趣。界出了空虚,又流转了人心之美,万象之美,寄寓着难以用概念语言表达清楚的宇宙观、人生观、情感意味及黄志伟大师的个性。2009年,《超脱》在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髙奖项-----“百花奖”评比中,荣获金奖。

  


  黄志伟大师通过泥条的起伏、流动,通过泥条的精细、疏密、曲直等变化,传达出人心灵的焦灼、畅达、甜美、苦涩等情感意蕴。可以说,作品里的泥条流动着的是黄志伟大师的缕缕情思和细腻丰盈的艺术感觉,是大师心灵意味外化的可视性语言,它的根本在于表现生命情调和审美体验,反映着大师的风格。其作品《静观其变》运用冷静、准确的线条,塑造出一位尊者安坐于松石之上,关注大千世界,手持宝珠,送宝人间的形象,表现出大师精确、理性、富于逻辑性的个性。

  


  黄志伟大师就是通过利用泥条表现人物的质感,量感、空间感和运动感,来表达他自己的审美感受。2002年中国佛山国际现代陶艺研讨会陶艺创作交流中,运用这种拓新理念“线塑”技法进行陶塑创作了《独钓寒江雪》,描塑的是一位老翁在寒冷的雪天独个儿伏在江边石头上钓鱼的情景。作品以大块面写意把整个大构图塑出,表现了寒天雪、老渔翁、江边石头等的特定情景,吸取了汉代和现代雕塑处理块面的手法,把人和石头的塑造统一于一个整体的团块结构之中,追求凝重的风雪不动安如山的寓意。下一步就是制作粘捺于作品坯体上一条条兼工带意的泥条,这些泥条以手搓捏陶泥而成,其长短、粗细、圆润规整度和曲直形状,按作品的需求而定,泥条粘捺到坯体后,以工具进行较少的修整,尽量保持泥条的手工韵味和泥性的柔软韵律感。泥条可以用于人物衣纹的表现,也可以用于人物面相和肌肤的塑造。粘捺于坯体用于表现衣纹的泥条可以是单独一条也可以是多条平行排列或是弯曲转折组合,以表现衣纹的走向、聚散和起伏意态,呈现如中国画多种线条的特有形态,加强作品的装饰性和作品的动静效果。粘捺于人物头部和身体肌肤用以塑造人物形象的泥条,对比衣纹的泥条来则较为幼细短小一些,它可以使须眉、眼、鼻子、筋络和皱纹等典型强化,加强人物形象的艺术性。这种泥条本身就能给人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让人不禁联想到在风雪交加中老渔翁依然钓趣依然的艺术美感,同黄志伟大师成功地运用“线塑”技法的艺术手段是密不可分的。

  “线塑”手法原作《独钓寒江雪》,在2010年12月8日广州嘉德冬拍会上以33.6万元成交,成交价在雕塑拍品中排名第二,进一步提升和宣传了石湾陶艺的收藏价值。

  


  黄志伟大师的陶艺作品上不仅是使用的线条节奏传达艺术信息的技术手段和物质载体,黄志伟大师更是在他的陶艺创作中就“线的有意味的形式”去完成内在心灵情愫的审美物化。线条是黄志伟大师在陶艺作品上的艺术语言符号,在他的作品《娴情》中寥寥几根泥条,就把整个裙子飘逸有致的感觉表达得淋漓尽致,都贯注以形写神的表现,几根泥条赋予了美学的蕴意。线条也是表达人类情感的符号,简单线条,勾勒着广袤的世界,蕴含着丰富的生命情感。

  拓新手法“线塑”,突破普通雕塑的固有程序,灵活自如发挥陶泥线条特有形态风韵,以泥条的“线”来塑“面”“形”“神”,工意结合、新颖别致,使作品主题神韵突出。受到鉴藏家高度评价和购藏,2015年荣获国家发明专利证书,专利号:201210227734.4,中国雕塑界泰斗潘鹤先生对此评价:“继传统、开前卫”!开辟了现代石湾陶塑表现技艺的新天地。中国轻工联合会(原国家轻工部)陈士能会长也欣然作了“求美、求新、求精”“传承创新 巧夺天工”的题辞,给予鼓励。

  黄志伟的实践丰富了人们的欣赏视野,他在传统的造型法则基础上汇进了更多的美学标准,以恰当的夸张、构图的聚散、陶土运用的随意和准确,使作品具有更浓的艺术韵味,创造了超凡脱俗、清隽高雅的情致。 (梅文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线塑”拓宽了“石湾公仔”在当今文化语境中的艺术发展空间,“线塑”也是黄志伟大师的艺术语言和心声,是大师艺术修养的综合体现及多方面表达。泥条在他的陶艺作品中既不脱离客观物象,又不满足对客观物象的再现、既不完全表现形象,又不完全抽象。只要真诚地对待艺术,只要有扎实的功底和天赋,于石湾陶艺这一载体中,就会不断萌发和诞生新的艺术语言。

  

image.png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